Friday, May 2, 2008

我只想被你聆听

整夜被一股郁闷压在胸口上, 不晓得是我在家里有话说不出来,还是我翅膀真张硬了,非得在外流连才爽快? 父亲即将乘搭夜间巴士返回吉隆玻,司机的角色早已别无他人履行,我只好来个深呼吸,然后带着一副冷酷的面容,抓起钥匙出门去了。我选择了用无理的沉默,以示抗议。其实,真猜不透自己到底在抗拒什么。

到达车站附近时,时间尚早,于是方向盘一转,直往海边麻麻挡驶去。晚风拂面,浓郁的海浪气息笼罩自己。我的心,也跟着微亮的霓虹灯清亮了起来。 我回头凝视父亲,他仍然娓娓道来那些提不起我兴趣的话题。 瞬间,所有的美好都像被吸走了似的。 我觉察到我满满的心,顿时被淘空了。总觉得再也没什么好期待的。就像往常一样。


在我握起手提电话之前,一个刹那之间的决定,我打断了父亲的话。 我随口问道:“一个人独自离家为事业打拼,你是如何办到的?” 那句话,把话甲子打开了,亦启动了父子俩交心的马达。 我感受到父亲那熊熊燃烧的,追逐梦想勇气与热忱。 我从每句话中,搜尽任何一个能够赏识他老人家的地方。这时,我看见他那几乎快把我晒伤的光芒,正毫无保留的绽放着。美妙的是,我可以骄傲地把他身上所有的荣耀迁徙到我这儿。

“大家都说爸爸是个重视家庭的好好先生,爸爸周末什么都不做,再辛苦都要回来看你们。” 那几乎让人落泪的温暖撼动,我回应了简单的一句~回来好啊。多点回来喽。


有时,生活中细小至无法辨识因由的烦躁与忧虑,来自我们和家人的疏离感。
争执,也有它趣味的一面。
因为结果是怎么样都无所谓,我只想被你聆听。




我不会放弃聆听,就像我不会放弃爱与祝福一样。哪怕有一天你们都不说话了,我依旧在你们身旁,守候你们永恒的倾诉。

我爱你们,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