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3, 2008

送走耶诞?


很可笑,脑子里满满的念头,一坐到电脑桌前,可以瞬间化为乌有,只剩下少许的感受藏在心中。
可能自己没试过[心里想什么,就写什么]的那种洒脱吧。
今天我将试着用最简明坦率的语气,完整地把欲表达的[那些事],告诉你们。

回到槟城后,一直想要用[豁出去了]的疯狂投入来享受家乡熟悉的一切,尤其是圣诞节。

以往,圣诞节是我一年中除了生日以外,最期待的节日。只要耶诞歌一被播放,满满的温暖及幸福感将会涌入心中。
这个季节充满奇幻的遐想,巴不得把所有孩子喜悦的空缺都塞满。
但这是否意味着已长成大人的我们,已无法再聆听,来自圣诞的呼唤?

好像呼吸一样,那么自然,不需要换算。
原来所有情节,仔细回想,都是种呼唤。

我曾经疯狂的相信我自己的感觉。只要感觉到了,没什么是不对的。
但现在,我浮游在[逻辑上对了,但感觉怎么都跟不上]的混乱中。
我那天上facebook写了句:
"I'm trying to do everything I could to feel like being home.”

起因是,好多天了,见了那么多想见的人,心中仍然有种填不满的虚空感。
尤其病了那么多天,常常发现手机整整一天没响过,好像被世界遗忘了。
我期望见回老朋友,叙叙旧可以带领我找回过往的悸动。
但事实上,大家都有种遮掩不了的冲动想分享[新生活]的点滴。
即使勉强谈起一两句关于从前的事迹,也无法真的把大家拖入回忆里畅游。

于是我想,是否这是今年圣诞节的我的功课?

这一连串发生的事情,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
病菌缠身,朋友失约,家里因为装修而有点脏乱等等,完全是排着队来拆毁我的圣诞遐想的嘛!

我用了一天的时间,好好的让身子调养好。
沉淀了一天的时间,我给了自己这样的交待:

与其坐着忧郁的等待,不如大声宣读我的顽强意志。
“我依然可以用[另种方式]得到快乐!”
沉醉在曾经亮整的美好,只会让当下无法再用同样的方式探求同样的快乐的自己,承受面临缺陷的痛苦。

我携带着所谓[安顿好了]的一颗散乱的心,强颜欢笑的送走耶诞。

祝福大家。圣诞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