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3, 2009

十年后的情谊


天蒙蒙亮的清晨,我出奇冷静的端坐在书桌前,思索着一桩很遥远的事。
若未曾经历痛楚的撕裂,云淡风轻的情谊算真挚吗?

友谊,不光是日夜相随那种彻底的陪伴。

也许是有幸与他在随梦想起飞的旅途中邂逅,而成为交心的。

也许是恰好与他在同样的屋檐下相处过日子,而成为相随的。

也许是曾经与他在激烈的纷扰后反目撕破脸,而成为相互了解的。
也许是凑巧与他有缘共坐同辆巴士同个教室,而成为萍水相逢的。

过个十载,摇摇晃晃混过来的日子,我们早已黑紫瘀青,伤痕累累。

我们要怎样适应身体与心灵上的改变,继续护持身旁的每一段友谊?

到了那时候,仅存的真挚情谊,

到底会是萍水相逢的?是相互了解的?是相随的?还是交心的?

8 comments:

weifen said...

我喜欢你这篇‘十年后的情谊’!

麟玮 said...

哈哈。感谢您。
近来朋友间常有一些误会。
对朋友的无心伤害,有时让我觉得很委屈,但又有点罪恶感,感觉这段友谊快被我毁掉了。
所以我想,那种友谊会恒久不变呢?
曾经朝夕相伴的那种?证实了。忙起来,重要日子都忘了联络对方。
曾经拥有共同嗜好的?证实了。当你已经很少再做哪些事的时候,[联络]对方好像变得很难。出了回忆,恐怕没什么话题可以聊。
还有很多很多啦。
那现在身旁这些呢?我最常想这个。

仁 said...

[如何守护一段友谊],这是一个很普通但绝对不简单回答的一个问题。
个人认为,人们能够相逢相识相知再相惜,都是为了圆那未了的缘。
[人生到处知何似,恰似飞鸿踏雪泥]。看得出往事还是深深的,烙印在你的心里,就如飞鸿在雪堆上的爪痕是难以磨灭的。
想说的是鸿停留的时间不会长,雪也会有化的一天,到时一切又都不复存在。
也许友情已消逝,但并不意味着它不曾存在。
愿你珍惜当下。
不需要山盟,不需要海誓,只要是真挚的友谊加上那么一点相知的缘份,大家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麟玮 said...

非常赞同你的说法。
说到[缘份],这无实质形体的东西,把一切留给它去做主,难免会有些被动。所以,有时会偏偏与他作对,不向这两个字低头。不相信缘份可以操控我苦心经营的友谊。
但失望一次又一次的拜访,让我不得不投降了。
是的。
珍惜当下,是我现在拼死都要宣扬的真理。
所以,我会睁开双眼看,放大耳朵听,谁才是我现在[重要]的朋友。
我也会珍惜曾经繁华一时的友谊。
有时回忆划过脑海,心中感触良多。
让我真真切切地相信,友谊从来不曾消逝。
很喜欢你的回应。(=

Ying Ying said...

读了您写得的这些,心中感觉患得患失。
我们都害怕失去,
常常会恨不得可以有把温度计,
让我随时测量友情的温度。

SuN SuN said...

Deng,when reading u guys' chinese,reminds me of my senior 3 times,nw feel so left behind,it's been ages that i havent written one full sentence in chinese,sob..haha cs,yuan2 fen4,I believed in that very much..but it's crucial sometimes,x matter hw much effort u've put in,de outcome wont be de desired 1.preferred to go 4 "shui2yuan2"..sometimes unpredicted things tend to b more surprising(in a gd way)..does dis sound familiar?haha...deng!tat's jus my thought ho;) x cs der...:p

麟玮 said...

很喜欢你这句:“一把测量友谊的温度计。”
时间怎么狠狠剥下友谊那光鲜亮丽的表层,我们早都尝过了。
但至少残留下来的,依然是有重量的温情。
看见老朋友,有如看见久违的自己。有种莫名奇妙的熟悉感。
那种若即若离的心情,常让我惊奇,人与人之间,原来可以有那么奇妙的化学作用。

麟玮 said...

[随缘]这句话,有时听起来有点灰。
像是一个不再敢奢望什么的人在呻吟着命运的摆弄,怎么让他又再一次尝尽失去友谊的痛楚。
不过,我可真相信[缘份]了!
可以那么近,是种玄妙的安排。
可以这么聊,是种恰好的契合。
我们大家还真有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