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18, 2009

做自己,有时也是一种错?

很多人都会在意投射在别人眼瞳的自己。

为了符合别人的期望,而略显造作。

明明可以很自己,却倒过来用力的[装]。

混合着过剩的欲求与无法躲让的禁忌,这种生活是刺激,还是叫人烦腻的不由自主?

有时,小心却依然钝拙的我们偶尔还是会犯错。

偶然听闻一声由叮咛的口吻带出的谴责,心情差点降至冰点,眼神顿时暗淡下来。

回头质问自己,是要任命的屈服,还是要勇敢的颠覆?

若屈服了,我还剩下多少的尊严?

若颠覆了,我还剩下多少的友谊?

我所诠释的[生活逸韵],是否要重新修订了呢?

16 comments:

Pui Jing said...

I think 'be yourself' is a good thing...
no need to change because of the others...
everyone is good enough:)

麟玮 said...

希望自己在这条路上能够不断勉励大家,并提醒大家不要忘记这一点喽!
有机会做自己,为何要做别人呢?你说对吗?

weifen said...

当然是要做回自己,如果一昧的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这样的‘我’就不是‘我’,这样就失去了自我。每一个人当然会有不一样的长短处,如果对方真心当我们是朋友,那他必然能包容我,接纳我所有的好与坏,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学会如何去接受跟我们不一样的‘别人’,这也是人与人相处之道中最难的一点。然而,有时候适当的改变自己,改掉一些缺点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它的出发点应该是为了自己而改变,而不是为了讨好别人而改变。说时容易,做时难,往往人会不由自主的失去了自我,所以我们必然要在生活中取得一个平衡点!

麟玮 said...

没错,找到平衡点很重要。但我想,我们何时才会有沉稳的个性,让我们不受情绪干扰的去看待[做自己]这回事呢?
所谓找到平衡点,是在某个程度上麻木自己,放低队自我的标准吗?
换句话说,倘若今天很蓝,很郁闷,身旁却洋溢着欢欣愉悦。保持沉默,脸带微笑算是平衡吗?还是在某个程度上麻痹自己,怂恿自己快乐起来呢?

Pui Jing said...

des,i agreed wat u have said...but sometimes,it's kinda hard to be yourself in front of everyone...

麟玮 said...

Thats why true friends are important.
they see us as who we are, not who we have to be.
(=
It's lucky to have friends who really understands you!
Have you got any? Hehe..

Anonymous said...

虽然说“做自己,有时也是一种错”,
但不再自己的自己,还是自己吗?

我较赞成的是:
一个人的意见往往就是最好的指路明灯,
它并不一定要被跟着做,
它是一个参考。
把自己与别人给的意见比较,
你会发现自己做的是否是对或错。
若比较后觉得自己是对的,那就做自己好了,没必要去迎合大众。
若比较后觉得自己是错的,那做自己,有时真的是一种错了。

Pui Jing said...

yes,i found some true friends in HELP!but a few only la...haha...

麟玮 said...

(= 非常有兴趣知道以上的话语是谁留下的,因为习惯了回应留言的时候,感觉像真的与那个人说着话。

我想,人到了某个年龄,就会自然的封锁某部分的思想自由,任由现实或大众化的价值观来操纵自己的决定。到了那个时候,已不再是什么东西[想]做不想做,而是[可以]不可以做了。

一直都相信,能自信掌握生活的方向是一种很大的成就。而这种[做自己],才算是最踏实的。所以我想,即便生活中自我的小细节不被认同接纳也好,只要清楚自己的步伐正迈向一个什么样的方向,就足够了。

我一路都这样提醒自己:
要小心作决定。每个当下,都要以[疼爱自己]的出发点去处理问题。因为,每一个疏忽的小决定,都会让我慢慢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不想有一天惊觉,自己早已远离期望中的自己,或成为了连自己都不熟悉的呆子。

麟玮 said...

A few of true friends?
Who Who Who??
Good for you ya!!
(=
must cherish the time you all have yenoe!
life's short. hehe.

Anonymous said...

谁留下的话语并不重要,
你只要知道你有一个读者叫匿名那就好了。

麟玮 said...

非常开心自己能够拥有像你那么有深度的读者。
(=

Ying Ying said...

我突然有一个比较不一样的想法。
做自己不外乎于聆听自己内心的呼唤。
想快乐,所以畅怀地笑;想悲伤,所以痛快地哭。
如果不同的表情是我们拥有的不一样的面具,那我们每天都在周旋于戴上“伪装”或“真实”的选择之间;甚至开始混淆地分不清到底自己戴上的是哪一副?
但有时候,不管戴上的是“伪装”或者“真实”,当下的选择不也是响应内心的另一种方式?
想被爱,所以选择伴随着快乐;想关心,所以选择一起和他感受。
或许这么说,做自己好像变得没有绝对。伪装可以是自己,自己可以是伪装。 但自己本来就只有留给内心嘛!哈哈!
这么想,好像就舒心得多了!=)

Han hsien said...

be yourself. that's the most important. rather "to be" or "ought t be"

麟玮 said...

彩沄,
很多时候我总觉得你很了解我想带出的[点]在哪里。
反而看你的留言,觉得你有深度多了。
很开心可以和你在这里交流。
我相信[让心回家]的其他读者也有同感哦。

麟玮 said...

Han Hsien!!
I'm so surprised to see your comment here!!
I know right??
why do we need to be anyone elae when we can be ourselves???
It sound rather stupi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