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rch 25, 2009

是爱,还是习惯了?

言辞是造作的。

姿态是造作的。

深藏在内里的挣扎通常很善解人意,不会随处游荡。

是习惯了,还是爱?

我可以庇护我的爱情,不让它被侵犯。

但我不能禁锢它的灵魂。
输掉了你,我即便输掉了爱情。
但输掉了爱情,却不代表我输掉了你。
我知道,纵使有变动仍旧不会轻易颠覆的美好,才会隽永留存。
投入了太深,就要借用敲击玻璃的当当声来提醒自己,
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的我,最好还是不要再挑战爱与忍耐的极限。
爱,就是那么蛮横无理,不由得你辩驳。

13 comments:

ahjia'09 said...

我喜欢这篇^^

Anonymous said...

怎么啦?
我觉得你徘徊在是否该去爱或不爱之中,
但又因某些因素而不能爱,是吗?
以上所写的,也只是我的猜测而已。
通过你对那么多部电影的感想/心得的那篇部落格看来,
你对事情都有自己别一般的见解,
所以我相信,
如斯般的问题,
应该难不倒你吧!

麟玮 said...

Ahjia,
谢谢你哟。那你也遭遇类似的问题吗?

麟玮 said...

你好,这里又是一阵迷惘。
或许我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有能力处理类似的问题吧。
一路走来,发现[爱情]这回事永远没有绝对。
每一次的刺激都会唤起醒不同部分的自己。
这样拼凑拼凑,最后剩下一副怎么样的脸孔每人能懂。
但是,我宁愿继续相信[爱]它是爱耍脾气的。一旦征服了它,它将无时无刻伴随你。
就像小孩子一样。

麟玮 said...

你好,这里又是一阵迷惘。
或许我并没有像你说的那样那么有能力处理类似的问题吧。
一路走来,发现[爱情]这回事永远没有绝对。
每一次的刺激都会唤起醒不同部分的自己。
这样拼凑拼凑,最后剩下一副怎么样的脸孔每人能懂。
但是,我宁愿继续相信[爱]它是爱耍脾气的。一旦征服了它,它将无时无刻伴随你。
就像小孩子一样。

麟玮 said...

请问你是谁呢?
听起来跟我的频道蛮接近的。

Anonymous said...

不是说过了吗?
我是匿名。

Ying Ying said...

"我知道,纵使有变动仍旧不会轻易颠覆的美好,才会隽永留存。"
我喜欢这句,好像看见真爱!哈哈!

所谓爱情里的两面,
我觉得它们就并存于同一线上的两端,而在爱情里的人就像走在线上的钢索人。
爱与不爱,
痛苦与快乐,
小心翼翼的,他徘徊于线上寻找平衡点。

麟玮 said...

哈哈
像在走钢索..让我想到走钢索的人那首歌。

...往前是解脱,后退是自由,我应不应该放手。

真爱,就只是这样吗?
一直都不敢大胆的假设真爱的定义,因为我认为这回事太多变数了,没那么容易[一眼看穿]。

Ying Ying said...

哈哈,我记得那首歌,是你让我听的!
其实那“一线之上”之说是我在上课时的发现。在研究里,如果要测量爱,就非得把爱与恨分别置于同一个测量计上的两端,像这样:
love<--------------------------->hate

那么线上的哪一点是不是都意味着爱恨的成分都一并存在呢?中文有一句话:爱恨一线之差。常常会直接把两个分开,其实不然嘛!呵呵!=D

Ying Ying said...

嗯。。 我应该没有资格去断定真爱的意义是什么,比我懂爱的人还多呢!只是很喜欢这种 “纵使有变动仍旧不会轻易颠覆的美好” 的感觉,很美,它就这么笃定。=)

麟玮 said...

人到了某个阶段,对于愈不能掌握的事情,就会愈想要说得很笃定似的。
矛盾的我们,很难才能再次用纯挚的眼眸看看这世界的光明面,更别谈真爱了。
原来,我们越懂事,越看不懂事。

麟玮 said...

很有兴趣多听听你对[爱的测量方式]的分享。
(=